台灣新評論-朱立倫的弱勢困局,與江啟臣的海闊天空

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,因為疫情延宕到9月25日,終於塵埃落定。朱立倫以8萬5,164票,以45.78%的得票率當選國民黨主席,成為史上第一個得票未過半的黨主席,只能說慘勝。尋求連任的江啟臣雖然只獲得3萬5,090票,18.87%得票率,保住台中以及海外優勢,得以延續政治生命。

雖然紛擾吿於段落,國民黨的後續仍然沒有樂觀的本錢。張亞中儼然黨內無法忽視的勢力。明確背離主流民意,卻仍在黨內投票獲得的3成的支持,足見國民黨黨員結構與民意結構的落差。朱立倫過去已正常倫自居,要在黨內選舉勝出,除了言論明顯網深藍靠攏,以及與地方派系勢力同流,未來恐怕更是更要面臨這兩派勢力的雙重挾持。正常倫,在扭曲的黨員結構下,還能正常到何時?

選舉過程中的撕裂,同樣需要彌平。這次選舉過程堪稱國民黨黨內選舉最難看的一次。雖然跟民進黨的黨內競爭,仍是小巫見大巫,但是畢竟兩黨體質不同。民進黨快速彌合的能力遠勝過國民黨,國民黨能否在從這次選舉中真的展現黨內競爭民主精神,仍待觀察。

現實狀況上,國民黨確實在民主轉型期。國民黨是傳統的威權政黨,如果能仍維持過去大佬調停的格局,朱江兩人根本可以迴避這場不必要的選戰。如果國民黨真的能夠落實黨內民主,黨員的智慧,兩人的格局,都可以透過黨內競爭而提升,更可以相信黨員的智慧。可惜國民黨仍在漫長的青黃不接時期,民主仍未落實,大老一一遠去,選戰留下來的傷痕難以令人樂觀。

朱立倫的起手式,更加深了這樣悲觀的局面。

江啟臣昨天第一時間,宣布率一級主管總辭。希望能夠讓新當選的主席團隊能盡速進入狀況,在全代會前擘畫未來四年的重大政策方向與戰略目標,力求於九月底前完成交接。朱立倫卻第一時間希望能夠依照制度,在十月底全代會在進行交接,令人錯愕。

國民黨並非沒有主席總辭後由中常委代理的紀錄。以朱立倫對於現任中常會的掌握程度,這一個月的看守期,可以陸續參與決策,可以安排人事,更可以江罷免的成績收割,打響新任主席的起身炮。本來應該蓄勢待發的朱立倫卻顯得慌張。朱的躊躇有著多少精算,就可能面臨多少失敗的風險。

以同黨情誼來說,如果沈智慧等中常委,過去一個月沒有在中常會操作逼宮戲碼,宣稱江啟臣的任期已經屆滿。江啟臣繼續留任至全代會,仍有空間。或許會是一個更好的民主典範。可惜過去中常會一個月的失控舉措,不但斷了江啟臣銷假回歸的路,也斷了朱立倫好整以暇,靜待十一月上任的盤算。

以政治判斷來說,現在的處景,如果朱立倫仍堅持全代會後才交接,更是坐實了,複製吳敦義,重演蔡英文不肯提前組閣的怯懦。給外界的印象就更是一個沒準備好,就來爭取職務的候選人。尤其朱立倫已經是第一個得票沒過半的黨主席,也沒有兼任的現職,立院剛開議、罷免在即,公投不遠,戰鬥都要開始,被逼宮的落選主席,剛當選的新任主席,誰該承擔,在清楚不過了! 朱立倫開始在困局中精算,只是越算越不聰明。江啟臣則可以海闊天空,思索下一步人生,誰輸誰贏,恐怕還在塞翁失馬的未定之中。

2021/09/26 18:00 台灣新聞通訊社編輯部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