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新聞通訊社-大學個人申請一階逾1.3萬人落榜 學習歷程檔案淪做白工

大學個人申請一階通過結果日前出爐,有1萬3734人六志願全落空,只能再拚分科測驗。本報資料照片

大學個人申請一階通過結果日前出爐,有1萬3734人六志願全落空,只能再拚分科測驗。不過,新課綱首創的學習歷程檔案,記錄高中三年的多元表現,但檔案成績個人申請二階時才會派上用場,占分至少兩成,對於這一萬多名未闖進二階的考生來說,過去三年耗費心力、體力所累積的學習歷程檔案形同「無有武之地」,也讓不少高三生形容三年努力像是「做心酸」。

大學多元入學又分為特殊選才、繁星推薦、個人申請以及考試分發。在大學個人申請階段,每名考生最多可填六志願,大學甄選會統計,今年申請入學報名人數達8萬1350人,通過第一階段篩選者6萬7616人,平均通過校系數為2.88個,一萬多人六志願全落空,若想繼續升學,只能靠七月中旬的分科測驗力挽狂瀾。

南投中興高中李瑞霖是行政院兒少代表,也是首屆新課綱學測考生,他評估自己學測成績僅能上中字輩大學,但目標仍是台清交成政,抱持「賭賭看」心態,可惜一階放榜仍沒能迎來好消息,六志願全「摃龜」,而他已做好要拚分科測驗的準備,但談起準備了三年的學習歷程檔案,卻讓他大感心寒。

「如果我不是對這些有熱忱的,這些就是做心酸」,李瑞霖說,就算沒有學習歷程制度,他仍會去參與很多課外活動,是因為他本來就喜歡。只不過,學習歷程檔案要求學生每學期必須彙整成果,還要撰寫心得反思,更別談教育部委託台大社會系在新課綱上路第三年才公布「六大指引」,不過一階沒過,這些檔案也永遠拿不出來。

台北市建國中學張姓同學就讀二類組,目標擺在電機相關科系,但一階通過的校系卻非相關領域,即便有打算拼分科測驗,他也評估自己快讀不下去,因此不排除入學後再轉系。他說,目前已整理好自傳、個人經歷、幹部經驗等,但他認為學習歷程檔案上傳管道對於大學教授並不友善,因此打算使用PDF備審資料,一個檔案就讓大學教授一目了然。

新竹科學園區實驗中學陳同學也分享,班上有人想拼醫牙科系,沒想到學測考不好,只能改填二類科系,但高中三年學習歷程檔案都與「生物」相關,現在學測申請科系與過去檔案內容無關,全部努力也白費了,還得額外產出二類檔案。

國教行動聯盟家長部長王瀚陽替這群高三生抱屈,他說,新課綱強調適性發展,理念卻背道而馳,尤其今年落點難,有考生低分高就,卻也有不少考生是高分低就、高分落榜,更別談個人申請一階沒過,高中三年搞半天的學習歷程檔案就派不上用場,「學生有反思,但問題在於沒學校」。

「作伙學」團隊多次於全台學與師生做溝通,教育部學習歷程檔案審議計畫主持人、台大社會學系教授林國明表示,確實也有老師反應,若學生一階都未過,是否學習歷程檔案形同白費。但團隊已向逾300位、來自160所學校學生進行調查,約八成學生覺得學習歷程是有助於探索興趣和志向,八成的學生認為有學到課程外的知識。

林國明說,過去一直和高中教師說明,不要用純粹升學工具的角度看待學習歷程檔案,課程學習成果的本質就是協助探索、養成能力,包括探究問題、分析,再形成自我看法的紀錄過程。也告訴老師應尊重學生意願,「遇到有興趣的內容一起來做。」但真的不喜歡,不做也沒關係。

文化大學教務長方元沂則說,雖然第一階段沒通過較為可惜,但成績未達門檻就不看後續,即便在國外升學也是如此。過去大學端多發現,很多學生靠分發入學後對科系其實沒興趣,紀錄學習歷程的同時,學生其實可以思考是否真的喜歡探究、學習、思考,更重要的在於,於後續分發時當做興趣參照來填科系,甚至可以協助規劃大學生涯到未來的職涯。

2022/04/04 04:30 轉載自聯合新聞網